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讀文本]林立青《做工的人》:對底層生命寫實與對國家之怒


《做工的人》
作者:林立青
攝影:賴小路
出版社:寶瓶文化
印刷年月:2017年2月


        我們很常在電視、網路新聞看見關於工人的新聞,而都是「工人可以賺多少錢」、「工人月收入六七萬」,甚至常在底下見到部分討論,不少都是工人自己出來說一個月入多少,可以早早買房、買車,生活過得好似快活。

        但是,這真的是普遍工人的生活嗎?若是,那為何我們社會普遍對工人想法依然是「貧苦」、「低學歷」、「骯髒」、「底層」?真正工人的現場與生活是怎麼樣子?

        林立青這本《做工的人》即是他以工地監工十幾年的所見所聞,替讀者領去看看,這些不被社會所接納、卻又常常出現在我們眼中的底層人群,他們的文化、生活、故事、生命。替這些被國家所唾棄,社會所歧視的人,以筆投向這塊土地,用力述說這些人們的血淚。

        而希望這些人能夠被當作「人」所尊重。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雜手記]相挺為平權,全民挺同志(12/9記述)

        12月10日的活動,雖然我不會去(人還在古坑...)不過希望有點力氣,有點錢的朋友,可以上台北支持。

        雖然只是同性婚姻,也不是平權的最後一哩路 #還是有很多弱勢性少數需要關心,但這場婚權運動本質上,是在爭論一件根本不用質疑的事情:同志到底有沒有權利活在這個世界上。
        針對反方那些毫無邏輯、反智、滑坡、錯誤推斷、毫無公民素養的言論,竟然跟支持同志的各種科學性論證和充滿血淚的生命故事站上同等大平台這本身就極度荒謬了,更荒謬的是政府跟部分立委竟然認為「這也是一種社會共識/聲音」。

        這種反民主歧視言論光聽到就羞恥更何況還講出來?

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觀影人]活屍女僕(Miss Zombie):活屍與人的界線
































第一次觀看《活屍女僕》(Miss Zombie, 2013),是在2014年金馬奇幻影展,強烈對比的黑白畫面,豐富的故事鏡頭,以及整片透露出的寓言意涵,許多畫面在現今依然強烈刻在腦海。而再一次拿出來看,又有些不同的感受。

        《活屍女僕》由SABU執導,是講述活屍已普遍存在於世間,甚至被當作寵物的一個近未來日本。女主角沙羅(小松彩夏飾)被送至一戶人家寄放,醫師主人寺本(手塚通飾)與妻子志津子(富樫真飾)為了回應鄰居的抗議聲,就聲稱沙羅是他們家雇來的新幫傭,然而也因為其感染程度未深以及過於接近人類,加以志津子要沙羅噬咬溺斃的兒子健一,漸漸恢復人性與身為人的記憶...。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雜手記]室友小日常・Part. 2

沒想到停止活動半年後的第一篇發文竟然是這類廢文。
算了,總比沒有發文好一點。(說實在話的,誰會想看一群無聊人的垃圾話?)
角色:K、Z、W、L、S、C、D

警告:以下會有一些很Dirty的發言,請注意。
====================

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雜手記]4/28.負面情緒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現在的狀態該用什麼方式表述會比較好,一直在懷疑自己中了憂鬱,但沒有很想診斷,無力感嗎?還是害怕繼續被貼上「精神有問題」的標籤?
與其說憂鬱症,不如說找不到一個情緒的抒發口吧,不想把垃圾丟給任何人,想要在獨處的情況下把垃圾吐光,可是卻做不到,找不到那根針,可以刺破我那出口,讓我好好的哭一下,抒發一下。
哎,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麻煩人物。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攝食記]忠孝東路.新加坡文慶雞




這間位於忠孝東路上,在走去配新眼鏡時經過,雖然外表看起來很一般的便當店,但想想,如果只是一般便當店的話,怎能在忠孝東路這種一級戰區生存下去?抱持著這樣念頭,對這間店感到興趣,招牌又寫著很久沒吃的「海南雞飯」,胃發鬧,便走進去了。


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攝食記]西門.阿財虱目魚肚

在西門遊蕩多年,常在紅樓後面看到一群人在這間店大排長龍,雖聽聞過其名,也知道是一間奇妙的深夜小吃(只專開晚上),但我是名發懶的人,實在不喜排隊,每每見過,便路過而已。
偶然某日晚上路過,大約是元旦假期跟冷雨,或是剛好早來,排隊人數不多,便拉著人一起去吃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