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雜手記]4/28.負面情緒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現在的狀態該用什麼方式表述會比較好,一直在懷疑自己中了憂鬱,但沒有很想診斷,無力感嗎?還是害怕繼續被貼上「精神有問題」的標籤?
與其說憂鬱症,不如說找不到一個情緒的抒發口吧,不想把垃圾丟給任何人,想要在獨處的情況下把垃圾吐光,可是卻做不到,找不到那根針,可以刺破我那出口,讓我好好的哭一下,抒發一下。
哎,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麻煩人物。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攝食記]忠孝東路.新加坡文慶雞




這間位於忠孝東路上,在走去配新眼鏡時經過,雖然外表看起來很一般的便當店,但想想,如果只是一般便當店的話,怎能在忠孝東路這種一級戰區生存下去?抱持著這樣念頭,對這間店感到興趣,招牌又寫著很久沒吃的「海南雞飯」,胃發鬧,便走進去了。


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攝食記]西門.阿財虱目魚肚

在西門遊蕩多年,常在紅樓後面看到一群人在這間店大排長龍,雖聽聞過其名,也知道是一間奇妙的深夜小吃(只專開晚上),但我是名發懶的人,實在不喜排隊,每每見過,便路過而已。
偶然某日晚上路過,大約是元旦假期跟冷雨,或是剛好早來,排隊人數不多,便拉著人一起去吃吃了。




2016年1月1日 星期五

[雜手記]室友小日常.Part. 1

是的,這只是一篇廢文,蒐集與室友們間的對話。


雖然篇數不多,不過還是拿來記錄一下好了。

角色:K、W、L、T、S

(拿這個當2016年的第一篇真的好嗎?)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雜手記]殘章片段.10/23

頭痛,大概是入秋之後沒有好好的休息吧,本想今日好好的寫星期一要交的書評,但或許只能遲交了,沒有時間沒有精神,這種感覺其實很討厭。

昨天去了牧熊的公祭,跟祂聊了一下,似乎前後好像沒什麼差,但是感覺更快樂了一些。不過啊在這麼莊嚴的場合搞笑真的沒問題嗎?算了,本人覺得滿意比較重要。

不過,有些人透過拍攝公祭打卡,寫寫抒情文,想要賺賺粉絲人氣,假惺惺的說「怎麼那麼傻!」。哦拜託,人家明明就很快樂,自作多情強說愁的是你好嗎。而且這種假惺惺還被家人看到請求拿下,其實也是蠻尷尬好笑的。追隨明星的蜜蜂們可能覺得家人大驚小怪,他們追隨的偶像比當事人重要多了,不是嗎。

該說是最近比較幸福嗎?很多事情其實是上了軌道,但又幻覺其實沒有,還是迷迷糊糊的摸索,很多事情還是蠻令人擔憂的,只是好似也只能隨時間慢慢的摸熟這樣的互動,不過難免也會有些吃醋吧,但我也明白這種吃醋對誰都沒有好處,只是嫉妒人家,或者以為自己中心的去要求對方不能怎樣不能做那些事情,但也只限眼前看得到的行為,私底下做了什麼還是自由心證,那不如讓彼此在那些容易吃醋的點放開些,身體是自己的,人是自由的,但兩個人願意去努力的心,我覺得比那些強調忠貞純潔封閉一對一的法條來講,好像才是核心關鍵。

畢竟偷情出軌的,人之常情難免,但比起身體上或情慾上不小心的越界,對一段關係不去努力甚至擺爛,覺得對方決定就好,或只要求對方聽自己的就好,這種任性百般的作為,才是消磨跟毀滅彼此情感的炸彈吧。

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

[雜手記]生命的離去不是消逝.8/30

每當談到有人走的時候,尤其是自我選擇離開,總有人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啊。」、「應該要好好面對」、「抗壓性不夠」......云云。彷彿生命一旦是自己結束的,我們對於人命的尊重(或者說這種尊重也是有選擇的,政客高官跟一般人離去的時候也是不太一樣),就會轉化成一種譴責。而這個譴責到底是基於生命權的無上神聖,還是對於他人生命的藐視?

或者換一個話說:「悲傷沈重是可以拿來做比較的嗎?」

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雜手記]夢.5/27

做了一個夢:
某一天的凌晨五時,大約是接了演講吧,跟幾個義工朋友約在一個大樓外面集合,準備招手計程車,過去學校。記得要去的是我國中母校,是一間保守的天主教學校,當初知道的時候也很驚訝:沒想到終於可以回去講同志議題了。

可是明明就是凌晨五點,理應當是路上空閑的時間,但車陣很長很大,天也漸漸亮,招了十分鐘都沒有。
而有一台計程車緩緩開過來,當我要去招時,一台公車急行煞出來,差點撞到我。而當我回過神時,其他的夥伴卻已經搭上了計程車,看著我離開,眼神訴說:「快點跟上!」

一台計程車緩緩開過來,坐在副駕駛座,計程車司機長得很像平常去辦公室的女警衛,但悶悶,很不愉快。
計程車轉來轉去,跟我想像的路不一樣,我問了她。
她說:「我不收你錢,你就下車吧。」
但她也無意要停下。我往前看,看到她緩緩的開向河裡。
我趕緊打開車門滾了下去,拉著沾滿泥巴的身體,看著計程車用越來越快的速度衝向河裡。
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回憶起在車內看到的幾張照片,幾個小孩,還有那個女司機,穿著破爛,臉都很不開心。
砰一聲,我看向河裡,而我醒來了。